详细内容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铁罗汉 >
家长护校队从最初的288名时间:2019-05-02   编辑:admin

  站在儿子所在学校门口外100米的警戒线分。按照现在的拥堵路况,8点钟单位的早例会一定要迟到了。

  在她身旁十几名家长也都和自家孩子进行着同样的每天早上例行的“送别仪式”。

  近两个多月来,纷纷扰扰的校园安全风波闹得家长们人心惶惶,尽管校门警戒线内守着两名穿着灰色制服的保安,不远处还停着两辆警车。王嘉还是觉得自己得做点什么,才能安心。

  王嘉想到的让自己安心的方法就是送孩子去学武术。这个主意是从同事那来的。同事郭琦的儿子正正今年只有四岁,是北京一家武术训练中心里年龄最小的学员。

  “其实最初没想那么多,就是希望他从小身体素质好一点,练武能强身健体。可后来听说全国各地发生了连续几起袭击幼童案,就对这个事更加重视了。也希望孩子能通过习武,掌握一些防身的技巧。万一遇到险情,不至于惊慌失措。”每逢周末,郭琦都会随堂陪孩子来上武术课,已经坚持快三个月了。

  跟着郭琦,王嘉来到这家武术训练中心实地考察,记者也好奇随行。两百多平方米的训练大厅空旷明亮,由于还没开始上课,七八个身着统一训练服的孩子,在训练场一角边压腿边说笑。由于怕孩子分心,家长被请到门外,三三两两在楼梯拐角处聊天等候。

  上课伊始,王嘉透过窗口巴望,看到孩子们排成两排,跟在教练身后学习一个个武术的分解动作。一个动作下来,有的孩子歪歪斜斜好不容易才站住,有的一边出拳一边呲牙咧嘴扮着鬼脸。

  “懂一点无论如何比毫无所知要好。复杂的动作不说,单是抡书包一个细节,也许就能在关键时候帮助孩子摆脱险情。”一旁的郭琦回答。

  课间休息时,家长一下将教练围起来,希望教练多教孩子一些应对突发状况的防身动作。看着热情的家长,一旁的张教练对记者说,之前来习武的小孩子不太多,学员以成年人为主。但近来听闻各地校园暴力案频发后,家长们纷纷打来电话咨询,报名的孩子比此前翻了一倍。

  以前主要是教授一些武术的基本套路、拳法,提高锻炼孩子们的身体素质。现在应广大家长的要求,教练也穿插进行安全防范意识的教育,培养孩子的迅速反应能力以及传授一些简单易行的防身自卫动作——这样的情况,在其他武术训练班也普遍出现。

  经过一番考量,王嘉也决定下个星期就带儿子来学功夫,“反正学总比不学好。”

  江湖人称“铁罗汉”,现为国家一级武术教练的胡琼,如今顺利开辟了他的第二职业——原为少林弟子的他,现在是一名6岁女孩的司机兼保镖。

  每天早上7点,胡琼将女孩送到学校,在仔细查看学校周边没有任何危险后才驱车离开,中午快下学时再提前到校门口等候,下午也是同样如此接送。

  就是凭着自己这身硬功夫,雇主刘先生对他非常满意。每天,胡琼的工作时间不足一小时。除了接送工作外,胡琼还主动提出教授防身术。

  因为工作忙,在广东佛山拥有两家出版公司的刘先生和妻子总是不能按时接送孩子上小学,再加上近来频频发生的校园安全事件,让刘先生下决心请一位武艺高强的人来保护自己的爱女,给出的月薪是一万元,“为的就是一份安心。”

  对于雇主的心态,胡琼坦言,其实雇主就是一种以防万一的心态,在他陪护的这一个月里,从未遇到过任何危险的状况,他的本事根本就没有派上用场。不过,经过媒体的一番报道,胡琼的知名度越来越高,许多家长联系他为子女“保驾护航”。

  “铁罗汉”慢慢出了名,其他江湖豪杰自然也不甘寂寞。一时间,儿童私人保镖业风生水起。

  22岁的小崔毕业于河南嵩山少林寺某武校,网上发帖求职保镖,不久就接到学生家长的咨询电话,多年的清修苦练现如今转化成实实在在的经济效益。

  不过,请保镖毕竟还是少数经济丰裕家庭的选择,在有些地方,不辞辛苦的家长们则自发组成家长护校队,专门在学校附近设岗轮流巡逻,用自己的力量保卫孩子的安全。

  每天中午11点左右,在合肥市安居苑小学门口,8位家长佩戴着“值日”的红袖标在校门外两三米的地方拉起警戒线,将闲杂人等挡在外面,给放学的孩子们开辟了一条“绿色通道”。

  十多分钟后,孩子们按照班级标牌,排着两列整齐的队伍从通道鱼贯而出,蹦蹦跳跳地奔向警戒线外的家长。

  安居苑小学的“家长护生队”共有80人左右,都由一二年级学生的家长组成,分成十个组,一周五天,每天上午、下午两班,在学生上学、放学的四个时间段内守护在学校门口。每组值班的家长都会在学校门卫处签到,并且记录当天守护的情况。

  对于新差事,正在值班的学生家长徐芳并不觉得辛苦,他说自己平时也需要来接送孩子,现在只是比平常来得早一点而已。“以前孩子们每天放学也是排队出来,但队列常常会被心急的家长冲散,这样很难防备不怀好意的人混在其中。”虽然在和记者说话,可徐芳的目光还是专注地盯着正在走出来的学生。

  早晨8点,4岁的佳佳和往常一样牵着妈妈的手进入浙江嘉兴的姚庄中心幼儿园,一转头突然发现了一早就出了家门的爸爸,一边胳膊上还带着一个印着黄字的红箍,和门口值勤的老师一样。原来,从劳动节后,幼儿园的家长们自发组成了“家长志愿者”,每天上学放学时,在校门口轮流维持秩序。目前,家长护校队从最初的288名,增加到了374人。他们中,有公司老总、公务员、种植大户,虽然平常大家都很忙,但一到护校时间,所有志愿者都没有缺席过。

  “谁不爱自己的孩子,谁不想方设法保护自己孩子的安全。”佳佳爸爸介绍,家长护校队一起商讨了详尽的安保方案,还配备了辣椒水等防护工具。“我们并没牵扯进过多的精力,多一个人参与就多了一双眼睛,多了一份威慑力。”

  不过,无论是家长们的各种“自救”行动还是政府和学校采取的一系列加强安保的措施,一些家长心中对之都充满着矛盾。王嘉不无担忧地说:“我们知道政府和学校是为孩子的安全考虑,比如在校门口配备防暴警察、警车等,但是孩子也是有记忆的,谁都不希望自己的童年回忆起来满是恐慌,即使他们现在没有意识,他们终有一天也会长大,当别的孩子童年充满了米老鼠、唐老鸭,而我们的孩子满脑子都是警察、警车、手枪、防弹背心时,我们做家长的该怎么解释当年的一切?”

  对此,北京大学社会学系的郑也夫教授认为:“参加防身训练班,学功夫,包括政府派真枪实弹的防暴警察驻守校门口,警车一旁随时待命,校园对外高度封闭,这些都是防卫过度的表现。相比之下,美国虽然也常发生校园枪击案,但从来没有因此将哪一个学校封闭起来。学校本身就是一个交流和活动的场所,要是为了几起个案,就把全国的校园都禁锢起来,其实是犯了因噎废食的毛病。”

  “遇到坏人该怎么办?”离开武术训练班前,记者向孩子们抛出了问题,一个五六岁模样的小女孩毫不犹豫地做出了一个隔挡接直拳的动作:“这样,打他!”旁边的正正眼珠滴溜一转,然后含混不清地说:“往河边跑,再往回跑,坏人就掉河里了……”

  在孩子们心里,“坏人”是一个不会反抗、只会直线运动不会折返的物体,是等同于狼外婆、坏女巫式的人物。不过,迫于形势,小小孩童纷纷被爸爸妈妈送来习武,欲变身“武林高手”以应对“江湖险恶”。看着孩子们有模有样地摆出各种防御姿势,记者心里也分不清到底是欣慰还是哀伤。

  王嘉告诉记者,其实直到现在,虽然她下决心让孩子学武术,但一直刻意回避和孩子讲太多有关最近校园血案的情况,“讲太多了,我怕他们会对这个社会失去信任,觉得好像周围都是坏人。我始终觉得,孩子应该是快乐的,无忧无虑的。”(应采访对象要求,王嘉、郭琦系化名)